云台山旅游旅游新闻资讯

目的地 >> 河南 >> 焦作 >> 修武 >> 云台山旅游 >> 云台山旅游资讯
山西男子河南云台山风景区裸奔 抗议越界开发景点
发布日期:2012/8/14

 国际在线消息:2012年8月12日,一名山西籍男子在河南省云台山风景区裸奔。该男子认为云台山景区存在越界开发的行为,而在裸奔时喊出了“云台山还我小寨沟”的口号。据介绍,裸奔的男子姓张,山西省陵川县人。

  云台山风景区是我国唯一拥有6个“国字号”的景区,在行政区域上,其同归河南与山西两省。据张先生介绍,河南省修武县将大量位于山西省陵川县境内的景点占为己有,进行越界开采,其中便包括他所在的小寨沟。

  张先生称,两省在开展旅游资源争夺赛时,常常“大打出手”,严重影响了当地村民的正常生产和生活秩序,大家对此苦不堪言。张先生希望通过裸奔的方式,来引起关注,呼吁有关部门妥善处置“晋豫地界之争”。

  记者对张先生口中的“晋豫地界纠纷”进行了调查走访……

  地界纠纷致观光缆车停运

  2004年3月14日,来自山西省陵川县的数十名工程技术人员在云台山为建设小寨沟索道和大瀑布上游水坝进行规划测量。3月18日,陵川县再次组织100多名工人、10余名保安人员,在老潭沟索道附近修建楼房,在大瀑布上游排水建坝,河南修武县认为此举将给老潭沟河下游的“云台天瀑”造成毁灭性的破坏,特派员进入山西阻止陵川方面施工。

  是年3月,云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以地界纠纷为由,向运营云台山观光缆车的宝光旅游索道公司下发了停运通知。

  “山界那边的资源的确是山西的,这可把我们害苦了。”河南南光公司是当年宝光索道的开发者,据该公司一名姓张的负责人介绍,当年山西一方要在缆车上站通往山西景区方向要道设卡售票,这让河南云台山风景区不安,为阻止山西方面因缆车开通而设卡收费,云台山风景区管理局于1999年3月组织了一次由多名公安干警和工作人员,乘缆车上山,没收山西方面景区施工人员工具,由此引发对方反抗,在景区管理局方面人员事毕乘缆车下山时,山西方抢占了缆车上站,砸坏了部分缆车设备和建筑,致使缆车内人员停在半空达数小时。

  缆车事件引发的矛盾迅速升级,山西方继而炸断了景区内河南方到山西方的步行通道,河南方也将另一通往山西方的通道堵死。

云台山上响起放炮炸石声

  2005年8月27日,星期六,云台山景区内有3万余名游客正尽情饱览山水。突然,在老潭沟、小寨沟上方响起放炮炸石声。“有碗口大的石块落入瀑布下面的水潭中,沟底旅游厕所附近还散落很多鸡蛋大小的石块。”老潭沟沟底照相经营户田忠、刻字经营户王顺利和多名工作人员证实了当时的情景。

  8月31日和9月14日,陵川县有人再次在老潭沟和小寨沟上方放炮,大量碗口大的落石砸到了沟底水潭、照相摊点以及回路入口和紧急通道旁边。

  在此前的8月19日,山西省陵川县在云台山景区散发了大量“敬告游客”传单:“因施工需要,从8月25日起,将在血红沟、小寨沟、老潭沟山顶等地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届时,根据施工条件对部分地段进行开山炸石。为确保各位游客的人身安全,请转告身边的亲人和朋友,这段时间内不要在云台山景区范围内游玩。否则,后果概不负责。”

  在有关部门的干预下,陵川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全部被叫停,现皆已成为“烂尾工程”。

  陵川县勤泉村一位村干部说,现在村里人的日子太难过了,“种地本来就没收成,现在划成景区了,好多事都不让干。人家河南那边照样在我们的地面上靠旅游发财,我们可是连买白面都要掏老底了。再这么下去,我们这个村就毁了。”说到伤心处,这位村干部眼中泪花闪烁。

 景区发展了,一向友好的“邻居”也要开发

  山西陵川和河南修武有48公里长的边界线,其中大部分是以河为界,这条河就是老潭沟河,河中心为两县也即两省的分界线,老潭沟一分为二,分属晋豫两地。其中,因有314米高的落差而称全国第一高的云台山大瀑布“云台天瀑”,实际上是老潭沟河身的一部分,因此,这条瀑布也是两省对半分的。而血红沟、小寨沟则全部在山西境内。

  1983年开始,修武县开始开发建设云台山风景区,直到1999年,双方一直和睦相处。修武县先后投资5亿多元对云台山景区进行开发建设,云台山逐渐成了知名度越来越高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越来越明显。

  1999年,陵川县对云台山部分区域的管辖权提出异议。双方虽经多次协商,未能达成共识。最后,国家勘界办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对山西、河南两省下发了《关于晋豫两省在云台山风景名胜区和青天河水库段的行政区域界线及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要求保持云台山风景区的规划、建设、管理现状,维护云台山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的完整性,景区规划区内所有的土地、山林、房屋、旅游设施等一切权属维持勘界前现状不变,景区内的一切开发行为要服从云台山风景区的统一规划和管理。

  但是,修武县方面却认为,陵川县的开发行为破坏了景区规划的完整性和管理的统一性。理由是,云台山是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其开发必须严格按照景区总体规划进行。而且,近年云台山景区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国内外游客蜂拥而至,许多投资商也慕名而来进行经贸洽谈。云台山不仅是修武、焦作的云台山,而且是河南、中国的云台山,代表的是河南省乃至整个国家的形象。

 “邻居”的反思和友好

  山西晋城市一位旅游企业的负责人说,陵川县和修武县对云台山地界之争归根到底是旅游资源之争,都想借云台山的旅游资源,把当地经济搞上去,“只靠争资源,不会带动地方经济,关键是要把现有的资源开发到位。”这位负责人认为,在旅游资源开发上,陵川人的确显得有点拘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位于河南修武县的云台山开发就被炒得火热,而当时与之相邻的陵川县还没有开发景区的意识,直到缆车开到了自家门口,才开始意识到云台山所带来的经济效益。后来,陵川县才开始开发建设,但多年过去了,云台山焦作景区游客挤得进不了山,云台山陵川景区的游客依然是稀稀拉拉。

  “风光秀美但交通状况差,服务设施和环境卫生差。”这是游客对云台山陵川景区的评价。山西有媒体报道,晋城市是山西省的一个旅游资源大市,全市有15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同时还有多个极具开发潜力的太行山水旅游景区,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旅游资源大市,去年旅游直接收入仅3000万元,不及相邻的河南省焦作市一个景区的收入。

  于是,山西旅游界有专家提出:“我们要学习人家的经验,不仅要看到竞争的一面,也要看到合作的一面。与其去争执你的我的,不如借鸡生蛋,和气生财。”

  其实,早在2004年,山西省旅游局局长籍振芳就有了豫晋合作的思路。他说:“河南和山西,山连山,水接水……特别令我们汗颜的是云台山旅游。它的主脉就在陵川县境内,人文、历史传说以及太行山的雄奇险峻大部分都留在了山西,但我们没有好好地开发利用,结果"龙头"没有摆起来,"龙尾"却先摆起来了。我们听说,焦作市非常重视"区域经济结构"调整的力度,一方面下大力气开发旅游资源整合,另一方面抓市场营销,因此,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屡屡获得轰动效应。”

  籍振芳的肺腑之言,成了打破省际之间的地域界限,破除“篱笆经济”和“山寨经济”的前奏。

  一个河南人的“黄金构想”

  一直主张破除“篱笆经济”和“山寨经济”,并提出豫晋联手,共同打造“晋(晋城)焦(焦作)洛(洛阳)旅游金三角”的,还有李伟。李伟来自河南,是一位管理学研究和城市规划方面的专家,2002年7月,受邀出任山西皇城相府景区总经理。

  李伟和修武县云台山风景管理局有过交流。李伟的观点是:云台山吸引来的游客越来越多,但随之也给景区带来了一定的接待压力。而山西晋城在云台山天瀑顶上已开工建设以休闲、会议、度假为内容的上云台,可以解决云台山景区面临的压力。云台山如果做好游客的再延伸工作,使游客顺利进入上云台,不仅解决了自己的难题,也为晋城旅游业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李伟认为:“景区是企业,而不是政府,行政区划是政府的事情,而景区是以经营的成败论英雄。因此,对于景区而言,提供最好的产品,开发最大的市场是其职责,行政归属不应成为阻挡其发展的障碍。”

  李伟另一个付诸实施的方案是,打造“晋焦洛旅游金三角”,构建“中原旅游极”。

  中原代表着华夏文明的核心精髓,这无疑是一笔丰富的旅游资源。如何将这笔旅游资源尽可能地纳入打造“中原旅游极”的构想中,使这一区域的景区登上一个举世瞩目的平台,协调组织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

  李伟认为,在这一点上,“晋焦洛旅游金三角”不仅在产品推销上,而且在各景区协调工作中,走出了一条对未来打造“中原旅游极”具体工作具有启示意义的路。“晋焦洛旅游金三角”取得了大家的认可,但在实际操作中,仍可能会遇到一些地方利益的冲突。如何合理地加以解决,对今后打造“中原旅游极”十分关键,值得各方深思。

关 闭